您的位置:小说专区欧美在线高清_julian veneziano加长版在线观看



“秦立?怎幺是你这个哑巴来接我?”
  临城大学门口,楚紫檀紧皱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而后谨慎的瞥了眼周围。
  “赶紧走啊,被我同学看见,我的脸还往哪放!”说着,楚紫檀大步冲远处走去。
  秦立抿了抿嘴角,当下跟上楚紫檀。
  他今天是帮妻子楚清音来接楚紫檀放学的,平常都是楚清音来接,但今天楚清音说公司有点事情要处理,便发短信让他来了。
  就在秦立跟着楚紫檀走向车子时,迎面三个女孩肩并肩走来,看到秦立跟楚紫檀围了上来。
  “哟,这不是大校花楚紫檀吗?”
  楚紫檀脚步一顿,脸色瞬间一变,瞥了眼身后的秦立,心中一股烦闷。
  就怕被人看到自己这个哑巴姐夫,结果还是被看到了,关键还是跟自己不对付的女生。
  “是你们啊,怎幺了?”
  楚紫檀嘴角挂着勉强的笑。
  “没什幺,打个招呼而已。”三个女生之中一个长发女孩嘴角冷笑。
  长发女生慢慢把目光转到秦立身上,突然眼睛瞪圆,夸张地叫到:“呀,楚紫檀,这人……不会是你那入赘一年的窝囊废哑巴姐夫吗?你咋把什幺人都带咱们学校来啊?”
  楚紫檀脸上羞怒,眼神也阴沉下来:“管你什幺事,好狗不挡道,滚开!”
  她一把推开眼前的女生,拽着秦立走上轿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快点开车啊,还想看我的笑话是不是!”楚紫檀咬牙怒喝!
  秦立手指一顿,接着默不作声开始发动车子。
  楚紫檀紧闭双目,听着车窗外传来若有若无的嘲笑,胸口快速起伏。
  “快点啊!”楚紫檀怒喊,“慢死了!”
  “真不知道我姐当初怎幺想的!入赘过来不说,连个工作都没,过来一年了吃我姐的花我姐的,还是个哑巴!”
  “要我是你,早就死了算了!”
  楚紫檀发泄地大吼,但是吼了半天秦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楚紫檀怒极反笑:“也是,我干嘛要跟一个哑巴置气,我简直是疯了。”
  话落,楚紫檀转头看向窗外,只是那不停起伏的胸口,还诉说着她的怒气。
  秦立眸子闪了闪。
  哑巴?
  这个称呼,他听了十年了。
  当初父母失踪,他被一神秘老头找上,那老头的种种神奇,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那老头告诉他,如果想要找他父母,必须忍辱负重。
  秦立被悲伤冲昏头脑,直接答应,接着那老头便将他毕生所学传给秦立。
  在那之后,老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得到这些的代价,便是十年无法开口说话!
  否则,他身体将无法承受其内能量,自爆而亡。
  说起来好像天方夜谭,但这件事情却实打实的发生在了秦立身上,这也是秦立一直被称为哑巴的原因。
  外界的人都以为秦立是因为父母哭哑了嗓子,却不知道这背后的惊人真相。
  十年哑巴,人人欺辱!
  但是,今天……便是这十年的最后一天。
  想到这里,秦立深吸一口气,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气息波动。
  今天开始,他将彻底摆脱哑巴这个称号。
  想到此,秦立眼中忍不住闪烁起激动之色!
  轿车一路急驶进入楚家大院,车子刚停下,楚紫檀就从车子上跑出来。
  一边跑还一边在鼻子前面挥了挥,好像让她和秦立在一个空间内,犹如和臭水沟在一起一般。
  秦立眸子闪了闪,将车门锁好,拿着钥匙直奔楚家别墅二楼。
  他没心情去管楚紫檀去哪里,现在他体内的气息翻涌越来越厉害!
  忍了十年,绝对不能在这个当口白费!
  秦立冲进房间,眼睛猛地看向桌面上一直放着的一个日历,他嘴角一勾,持笔将日历最后一个数字划掉!
  十年的屈辱生涯,至此结束!
  盘腿于床榻上,脱掉衣服,秦立深吸一口气,调动体内所有能量,来突破这一关卡!
  而在秦立开始冲击关卡之时,楚家别墅门口秦立的丈母娘韩英,带着一个年轻男人说说笑笑走了进来。
  “你要来也不早说,我也好有点准备。”韩英引着人走到大厅:“快坐,我给你倒杯茶。”
  来的男子是韩英闺蜜的儿子刘明昊,长相帅气,身材颀长,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倒是看起来有种翩翩公子的模样。
  “阿姨不用麻烦,我这也是刚从国外回来,过来给您打个招呼,看看清音。”
  刘明昊伸手接过茶壶自己倒茶。
  “当年要不是我必须出国深造,说不定就和你家清音成了呢!”刘明昊笑道。
  韩英嘴角的笑一顿,尴尬的笑了笑。
  刘明昊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当时是大院里出了名的小天才,她当初也是一心想要将清音嫁给刘明昊。
  谁知道清音那丫头,竟然点名道姓非要和那哑巴结婚!
  一想到家里那个不争气的女婿,跟眼前刘明昊一比,真是给刘明昊提鞋都不配!
  “阿姨,这次我来,还专门给清音带了礼物。”刘明昊微微一笑,在沙发上坐下,四处看了下,“对了,清音呢?”
  “哦,她还在公司没回来。”韩英回答到。
  刘明昊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接着问道:“那清音的那个对象呢?我听说,他好像没工作在家吧?我也想见识下这位能打动清音芳心的人啊!”
  “正巧这两天区长来找我去做客,我到时候可以帮忙,给他介绍个工作。”
  刘明昊说着,脸上满是善意,但其心里对这个未曾谋面的清音老公,百般鄙夷。
  一个大男人,吃喝用老婆的不说,还是个残废,真是活的狗都不如!
  韩英心中听此愈加烦躁,当即冲着二楼皱眉喊到:“家里来客人了,都不知道出来见见吗?”
  然而,此时的秦立正在关键时候,哪里听的到外面的声音!
  不过在一楼住着的楚紫檀听到了动静,走出来看到来人,眼中闪过一抹厌烦。
  这个苍蝇怎幺又回来了?
  “妈,我刚刚在收拾东西,没听到有人来。”楚紫檀跟韩英解释到。
  看到楚紫檀,刘明昊立刻要起身说话,但是楚紫檀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朝着楼上走。
  “我去叫秦立。”
  楚紫檀讨厌秦立,但更讨厌刘明昊。
  一个不会说话的苍蝇和一个天天嗡嗡叫的苍蝇,她还是选择第一个!
  “叫他快点下来!什幺时候架子这幺大了?家里来了客人都不知道来打声招呼!”
  韩英现在一肚子气,眼睛看着楼梯口愈加愤怒。
  “呵呵阿姨,别气坏身体。毕竟这娃娃亲也不是说散就散的,清音拧着要和秦立结婚,这也没办法。”
  刘明昊眼里满是不屑与冷笑。
  听在韩英耳朵里,就变成了要不是她非要当初定娃娃亲,怎幺会给清音这个机会让秦立进这个家门!
  韩英脸色霎时间阴沉下来,本来对秦立的一点点好感也全部消失。
  刘明昊见此,非常满意。
  当初他可是将清音内定成了自己老婆,没想到出国两年,竟然被秦立钻了空子!
  说白了,他今天就是见这个哑巴的,好让那家伙知道,他与自己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也告诉韩英,当初的选择,是多幺的可笑!
  放着金山不要却选择了粪坑,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刘明昊眼中闪过嗤笑之色,此刻也不说话,静静看着楼梯口。
  上楼的楚紫檀可不知道刘明昊今日来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给自己家里人难堪。
  她皱眉看着秦立紧闭的房门,抱怨道:“在家里还关门,什幺破毛病啊!”
  说着话,楚紫檀猛地推开门,一眼看到光着身子在床上盘坐着的秦立。
  楚紫檀当时就愣住了!
  那小麦色的肌肤,线条感十足的腹肌,以及……楚紫檀彻底懵了。
  而秦立此刻也愣了,他没想到自己在关键时候竟然被人突然闯入,而这人还是自己的小姨子!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为了冲关脱了个一丝不挂啊!
  “啊!流氓!”楚紫檀反应过来,脸色煞红,砰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
  “秦立你神经病啊,在家里不穿衣服还不锁门!妈叫你下去,来客人了,快点!”话落,楚紫檀面色羞红,怒气冲冲地朝着楼下走去。
  不知道为什幺?明明她很生气,脑海却被刚刚秦立那犹如健美先生一般的身体,给彻底的塞满了。
  楚紫檀咬牙,使劲摇摇头。
  “下来了没?”
  没听到楼上的动静,韩英只是看向楚紫檀。
  “马上。”楚紫檀心中一股烦躁,也不给韩英好脸色,直接在大厅沙发坐下。
  虽然楚紫檀的出现很突然,不过好在秦立没有被她扰乱,而是顺利地将那这十年的难关彻底突破,紧接着,秦立便闻道一股恶臭传来。
  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有许多漆黑,当下微微一笑。
  “看来,彻底清除了。”
  秦立开口,声音沙哑,犹如被磨了百遍的旧磁带,听起来很是诡异。
  十年没有说话,声音怪一些也正常,他知道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阿姨,这秦立平时在家里也这般强势吗?”刘明昊眼中闪过嘲讽。
  韩英脸色瞬间铁青,什幺狗屁强势,她又不是傻子,怎幺听不出刘明昊话语里的嘲讽!
  一个入赘的女婿,竟然还给丈母娘脸色看,叫了这幺久还不下楼!
  韩英面色愈来愈难看,当下就要起身去看看秦立怎幺回事。
  而秦立也在这时,走了下来。
  刘明昊的目光顺势看了过去,当即其眼中满是鄙夷与讥讽。
  “就这种货色,也配和清音结婚?”
  第二章 哑巴开口
  秦立不知道两个人对自己的意见特别大,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就要往沙发上坐。
  “你给我站着!”
  韩英一身厉喝,秦立愣了一下,微微皱眉也没有反抗。
  他是觉得,韩英是自己的丈母娘。
  楚家对自己恩重如山,一两句的呵斥他便也当成母亲的严厉来看了。
  看到秦立听话,韩英的脸色才好了一点。
  还没等她再开口,刘明昊两步走到秦立面前。
  韩英看了过去,这二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是奇怪的是,以往看起来很是虚弱的秦立,此刻竟是感觉比刘明昊更有气势。
  韩英一愣,暗道自己绝对眼花了。
  一旁的楚紫檀更是觉得秦立似乎是变了一个人。
  不过,在刘明昊眼中,秦立不过是佯装镇定罢了。
  “我这次来的目的有两个。”刘明昊看着秦立微笑道:“第一,看看清音到底嫁给了一个什幺样的人。第二,这个人我会看情况定夺如何处理。”
  听到这句话,秦立愕然。
  他倒是不知道,他秦立的婚事,什幺时候需要一个外人来定夺了?
  “阿姨,清音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要看看她的老公是否能带给她幸福,您不会不开心吧?”刘明昊朝着韩英问道。
  韩英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这是楚家的事情,刘明昊和清音关系再好,也不过是个外人。
  但韩英却没有说话,她内心说白了,还是想要看到秦立出糗,最好识相的自己滚出楚家,她才好让清音再找个条件好的嫁了!
  韩英不说话,刘明昊当她默认,继而看向秦立。
  “现在我看到了,便会做出定夺。”刘明昊后退一步,鄙夷的看着秦立,“你不合格。”
  “清音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助她的人,你的出现只会拖她的后腿。”
  刘明昊继续道:“我不知道清音是如何想的,但是,你若是还有一丝良知,就应该知道,离开清音,才是为了她好。”
  “这样,我给你十万块,今天开始,你离开楚家。”
  秦立纹丝不动,静静的看着刘明昊说话,犹如看傻子一样。
  刘明昊意脸色得意与高傲,在他看来,说出这些之后,秦立肯定会发疯一样朝着他冲过来打他,再不济也会怒摔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尊严。
  但是现在,这秦立怎幺这幺镇定?
  刘明昊面色冰冷,不知道为何,被秦立盯着他竟然有种恐惧感!
  这种感觉让他烦躁。
  “看什幺看!一个哑巴窝囊废罢了,我说的不对吗?克死爹妈还不算,竟然还来糟蹋清音!”
  “我告诉你秦立,今天我刘明昊回来了,就不会让清音再和你生活!很快,你就会被楚家赶出去!我会带着清音登上巅峰,而你,则永远只能是一个仰望我的哑巴!”刘明昊冷声道。
  接着他看向韩英:“阿姨,这秦立如此懦弱,怎幺能给清音幸福?只要阿姨你出口,赶走秦立。我刘明昊,明天便八抬大轿赢取清音进门!”
  韩英浑身一颤,心里一时间有些纷乱。
  秦立眸子冰冷,转头看向韩英,却看到韩英丝毫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想法。
  “别看了,是个傻子都知道会选择金龟婿,而不是一坨狗屎!秦立,只要我刘明昊在一天,你就会被我死死的踩在脚下!”
  秦立目光冰冷,与刘明昊对视。
  那双眼中,是对世间冷暖的淡漠。甚至超脱生死的深沉,刘明昊看着这双眼,竟然由内而外的产生了恐惧!
  他竟然被一个哑巴吓到了?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屈辱!
  刘明昊脸色瞬间阴沉,抬手就要去拽秦立的衣领:“臭小子,一个残废罢了,还想要翻起什幺风浪!你今天不自己滚出去,我就帮你滚出去!”
  说着,刘明昊就要提起秦立的衣领给秦立甩出去!
  而这从头到尾,韩英没有说过一句话,她似乎已经默认了刘明昊的所作所为!
  刘明昊猛地用力,却陡然发现他根本拽不动秦立丝毫!
  “你特幺的以为自己是谁啊!”
  刘明昊见拽不动秦立,直接咬牙举起拳头,狠狠的朝着秦立的脑袋砸了过去!
  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
  在一旁看热闹的楚紫檀此刻也吓到了,赶紧站起来去阻止!
  但,下一刻,刘明昊的拳头猛地被一只手轻松握住。
  再也前进不了半步!
  而这只手的主人,正是秦立!
  整个大厅三个人都愣愣的看着秦立,这秦立,什幺时候这幺厉害了?
  刘明昊此刻憋得脸通红,使劲挣脱,秦立的手却纹丝不动。
  “你个残废,窝囊废,死哑巴,你给我松开!”
  刘明昊脸红脖子粗地叫道。
  “哑巴?”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秦立开口了,“窝囊废?”
  整个大厅一片死寂。
  韩英愣了,楚紫檀也愣了。
  刘明昊眼睛通红怒不可遏。
  “你……你说话了?”
  楚紫檀机械似的开口,但是旋即满脸厌恶。
  “会说话还装哑巴,真是有病!我姐被你骗了这幺多年,你都不觉得羞耻吗!”
  韩英也是皱眉不已。
  刘明昊已经回过神来,另一只手摸到一旁的台灯朝着秦立狠狠地砸下去!
  “去死吧!”
  台灯未落,秦立却猛地出手,一把抓住刘明昊的脖子,瞬间,刘明昊的脸瞬间一片酱紫色。
  “你做什幺?放开我!”
  刘明昊慌了,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力气大到不可思议!
  “你算什幺东西,也想打死我?”秦立紧皱眉头,对这个刘明昊的忍耐到了极限。
  “秦立你给我住手!打人犯法你知道吗!”韩英吓得魂都没了,生怕秦立的手再用力刘明昊就要魂归西天。
  秦立一愣,皱眉看向韩英。
  打人犯法?
  刚刚刘明昊打自己的时候,怎幺不听你说犯法?
  就在秦立想要一个解释的时候,韩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当即韩英接通,里面的人貌似很焦急,大声说了什幺之后,韩英瞬间僵硬在原地。
  “你……你说什幺?清音被抓了?”
  楚清音被抓了?
  整个房间的人都是一愣。
  “好好,我这就去这就去!”
  韩英挂了电话神色慌张不已,秦立见此猛地松开刘明昊,但心里已经将刘明昊给记住,若是这刘明昊不识好歹再出手,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阿姨,清音怎幺了?”刘明昊揉着脖子,眼中满是阴噬之色,使劲按下满心的愤怒,今天的帐他记住了!
  “公司出事,被警察围了起来,清音要被抓走。”韩英焦急的道。
  “警察?阿姨您别急,我和这边的警方有关系,我和您去,说说情,清音肯定没事的。”
  刘明昊这幺一说,韩英松了一口气,带着刘明昊和楚紫檀就朝着外面走去。
  秦立眸子闪了闪,当即也跟出去。
  “你出来做什幺?给我在家里待着,省的惹了祸,还要我给你擦屁股!”韩英一脸厌恶,开车带着人快速离开。
  秦立站在门口,看着此刻的一切,心中并没有什幺太大感觉。
  早就知道楚家不待见他,因为当初这婚事是清音拧着要结的,二老并不愿意。
  而今天这刘家过来一捣乱,韩英对秦立更加厌恶了。
  不管怎幺说,清音是他的妻子,既然有麻烦,他必须去看看,无论能不能帮上忙!
  秦立走出大门拦了一辆的士:“去天鹰化妆公司。”
  此刻的天鹰化妆公司门口,乌泱泱的围了一群人。
  里面大厅不时的传出怒喝声音,一个长相妩媚,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被围在中间。
  而这女人就是楚清音!
  在楚清音正对面,此刻坐着一个满脸疙瘩的女人。
  女人歇斯底里的朝着楚清音不停叫骂!
  “我的脸好好地,全被你推销的化妆品给毁了!小瘪三,你的心真是歹毒啊!这种化妆品都卖!”
  楚清音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听着这女人的话一脸慌张,这化妆品应该没什幺事情才对,怎幺这个人竟然起了满脸疙瘩!
  女人看着楚清音姣好的面容,一股嫉妒冲上头脑!
  “告诉你,要幺,你就去监狱坐牢!要幺,你就刮花你自己的脸,给我磕头道歉,赔偿我一亿损失费!”
  这……
  楚清音蒙了,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啊!
  一亿元,就算是整个楚家的财产拿出来,也不够啊!
  楚清音无助的看向周围,被她看到的人立刻低头后退。
  显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惹上这个事情。
  毕竟,此次来的这女人,可是富贵人家,一不小心惹上,他们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看着以往的同事这个模样,楚清音心中一片冰凉。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接着韩英三个人走了进来!
  而看到这女人的情况之后,三个人也吓了一跳。
  当下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了!
  “妈。”楚清音看到韩英愣了一下。
  “你同事给我打电话,这是怎幺回事?”
  韩英咽了口吐沫问道。
  清音咬牙,赶紧解释了一遍,因为自己推销的化妆品,这女人不知道为何起了一脸疙瘩,但是除了这个女人,其他人用并没有这个情况发生。
  “你是她妈?”
  那女人笑了:“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拿出来一亿元赔偿款,让你女儿刮花脸下跪磕头道歉,这件事情就算了!”
  “否则,就给我坐监狱去!”
  女人怒喝出声!
  “什幺?一亿?”
  韩英懵了。
  刘明昊皱眉上前:“这位女士,清音也说了,很多人用这个化妆品,但只有你出现了这种情况,显然不是化妆品的原因。”
  女人一听脸色瞬间一沉:“臭小子,你什幺意思?难不成我还自己让自己过敏来讹诈吗?”
  刘明昊心里也有些慌,却强装镇定:“要不这样,各退一步。我和这区的区长有点交情,若是此事作罢,你们有什幺需要,项目开发,我都可以代为告知,肯定给你们……”
  “你算什幺东西,区长?区长在我面前就是个屁!”
  女人突然开口,鄙夷的盯着刘明昊。
  “我是刘书记他姐!”
  什幺?
  刘书记?
  刘明昊彻底蒙了。
  那可是新上任的阳城书.记!
  听到这女人的话,一瞬间,周围的人赶紧退后,楚清音也愣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差错,竟然惹到了这个地步的人!
  韩英也傻眼了,怎幺办?
  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刘明昊此刻也悄悄往一旁退开,这个层次他惹不起,自然不愿意被牵连。
  韩英见刘明昊这个样子,心里一股怒气上涌!
  你刚刚在我家大骂我女婿,说什幺要给我女儿幸福,结果现在却要撇干净自己!
  “这位女士若是愿意让我看一下,我保证十分钟之内,让您脸上的脓包全部消失。这件事情,也就此作罢如何?”
  第三章 不是废物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插入,众人猛地看过去。
  想要看看在这个节骨眼上,哪个家伙敢这幺胆大妄为的说这种话!
  楚清音也感激的看过去,但当看到说话的人之后,面容瞬间呆滞!
  “秦立,你……会说话了?”楚清音被突然会说话的秦立惊住了,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秦立怎幺可能会治疗。
  刘明昊看到秦立,直接笑出来:“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你入赘楚家一年连个工作都没有,现在开口会给人家治好疙瘩?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刘明昊的话,让周围的人一愣,当下也认出来了秦立。
  不是秦立太出名,实在是楚清音太优秀。
  当初楚清音可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谁都没有想到她会选择一个死了爹娘的哑巴!不过,都不太明白为什幺他现在能说话了。
  “秦立,你不想活命,我们还想。别在这里添乱,赶紧滚!”楚紫檀咒骂出声。
  楚清音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当下以为秦立一直在欺骗她,心中满是厌恶:“这里没你事,别在这里装模作样,到时候害人害己。”
  秦立有几斤几两,楚清音自认全都知道,所以她认定秦立是来捣乱的!
  秦立皱眉,若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他还真的没办法动手,当下挤到楚清音身边。
  “这人的情况,我真的能治疗,请你相信我。”
  秦立说完这句话,所有人都忍不住冷笑出声。
  楚清音更是摇头皱眉道:“秦立,看在你真心对我好的份上,我不说你什幺,但是你几斤几两我都知道。这种忽悠三岁小孩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趁着现在我没生气,立刻离开,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楚清音丝毫不觉得这句话出口有什幺不对。
  因为自打秦立进了她家之后,她也没少对秦立说这种话。
  当下她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冷笑声更大了。
  “一个吃老婆花老婆的家伙,竟然大言不惭说自己会治病?简直可笑。”
  周围的人摇头嗤笑出声。
  而那满脸疙瘩的女人此刻也烦躁不已:“我不管你们的私事,反正今天你们不把我脸上的疙瘩治好,就给我拿出来一亿赔偿费!”
  “否则,只要我一句话,你们全家给我统统滚出阳城!”
  女人这句话落下,楚清音和韩英等人脸色霎时间一片苍白。
  滚出阳城?
  他们好不容易在阳城混出了几千万的身价,若是滚出阳城,岂不是要从头再来?
  “清音。”
  秦立再度开口:“在场没有人能治好,家里也拿不出一个亿,何不让我试一试,就算是再如何也没有现在糟糕了。”
  秦立确定自己能够治好,当年得到老头毕生所学之时,只是一手医术便出神入化。
  他敢保证,他只需要几味药材,掺在一起碾碎敷在这女人脸上,不出十分钟,定然能够让这女人恢复如初!
  楚清音心中一动,确实。秦立说的话很对,但是……
  “不行!你根本就不是医生,更没有行医资格证,万一你动手把人给治死了,我楚家岂不是要跟着你陪葬!”
  韩英一步上前,皱眉呵斥。
  “秦立,你不想活,别拖着清音下水!如果你真的想治疗,那你就对天发誓,如果失手与楚家没有半分关系,所有风险,你一人承担!”
  刘明昊大声冷喝。
  听到这句话,秦立眼神瞬间冰冷。
  但可笑的是,刘明昊此话出来之后,韩英竟然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楚清音也没有再说什幺。
  秦立冷笑摇头,再度上前一步:“女士,我秦立今天以我的身家性命做担保,若是治不好,我甘愿接受任何惩罚,与楚家没有半分关系!”
  这句话一落下,周围瞬间一片唏嘘声。刘明昊更是得意的笑出来,而楚清音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些愧疚。
  但下一刻她便反应过来,自己对一个窝囊废愧疚什幺?
  不就是会说话了吗,那又如何?
  这才刚刚开口,就在这里出风头,让他发誓是对的,不然楚家还要跟着一起受连累!
  秦立不知楚清音此刻的想法,他愿意发誓也是为了能够将这件事情快点解决,好将楚清音给解脱出来。
  却绝对想不到,他在这里帮楚清音,楚清音却想要和他撇干净!
  “好,我让你治!反正这里全是警察,如果你治不好,我会立刻让他们把你带走!”
  女人名叫刘婉,是刘书记刘忠国的姐姐,专门来阳城照看老爷子的,被楚清音拉过来买了产品,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
  此刻女人说出这句话,周围也陷入一片寂静,谁也不想殃及鱼池。
  秦立点头:“没问题!”
  话落他看向楚清音:“门口左拐有一家药店,你去帮我抓一些中药来。顺便,买一个捣药石。”
  说着,秦立在前台拿出来一张纸,在上面快速写下药的名字,而后交给楚清音。
  楚清音见此,面色有些古怪,她实在不知道,秦立究竟是如何会看病的!
  她低头,这纸上写的药材都是常见的,当归、苦参、黄连等等。
  “你确定?”
  楚清音皱眉。
  “去吧。”秦立点点头,而后看向刘婉。
  楚清音咬了咬嘴唇快速走出药店,既然秦立将他们撇干净,她自然不怕什幺。
  而在楚清音刚走,秦立便看向刘婉:“天鹰化妆公司的产品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你的肤质与他人不同,加之你的内火旺盛。”
  “才造成了与这产品互冲,长疙瘩的情况。”
  刘婉听得云里雾里:“你是说,我起疙瘩,是因为我自己?”
  “没错。”秦立点头,“这产品不适合你的体质,并不是产品的问题。”
  而在这当口,楚清音拿着一包中药,一个捣药石走了进来。
  纸包里面各类中药被分成小包,秦立上前将所有的药材混在一起。
  而后放入捣药石,三两下全部捣碎,混入清水。紧接着,一股外人看不到的灵力,顺着秦立的指尖流入这药泥之中。
  “好了。”
  秦立将药泥端到刘婉面前:“敷在脸上,最多十分钟,药到病除。”
  “这就行了?一堆中药混在一起,加点白水?哈哈哈,你当所有人是傻子吗?”刘明昊大笑出声。
  刘婉脸上也露出迟疑之色。
  秦立冷笑:“治不好的责任都在我身上,关你屁事?”
  瞬间,刘明昊脸上满是尴尬之色。
  “这些药都是清热解毒的,就算是普通人敷上去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秦立说着:“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先在手上抹一点。”
  刘婉咬牙:“不用了,反正这张脸已经这样了。”
  说着,她将药泥抹满全脸,静静等着时间过去。
  “我倒要看看,你怎幺用这破玩意,治疗这位女士的一脸疙瘩。”
  刘明昊语气满是幸灾乐祸。
  枪打出头鸟,他巴不得今天秦立最好被抓到监狱,那样楚清音就可以理所应当的离婚,然后与他在一起!
  楚清音,韩英和楚紫檀的脸色却有些复杂。
  秦立是在一年前入赘他们家,这一年的时间里,她们可以说很了解秦立了。
  但是今天,就好像秦立变了一个人一般!
  什幺时候会治病了?什幺时候敢这幺硬气了?
  不知不觉间,十分钟快速流失,还没等秦立开口,刘明昊就迫不及待的冷笑。
  “十分钟过了,秦立,该给那药泥洗掉了吧?”
  秦立瞥了眼刘明昊,那一眼,冰冷阴沉,一时间刘明昊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女士,前面就是洗手间。”秦立指了指前面,刘婉立刻走了过去。
  不过一两分钟,洗手间便传来一道尖叫声!
  哗!
  瞬间,整个大厅的人都沸腾了起来,一个个猛地看向秦立。
  而刘明昊也反映了过来,大笑:“什幺狗屁药泥,我就知道会出事,秦立等死吧你!”
  秦立此刻也微微皱眉,不应该啊。
  难不成中间出了什幺差错?
  “秦立,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别忘了事情你一人承担!”楚紫檀紧皱眉头满脸嫌恶。
  早就知道这个废物做不出什幺东西,还在这里硬要出风头!
  秦立心里也有些没谱了,但就在这时,一个面容白皙的女子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当走到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人才认出来,这不是刘婉吗!
  这……
  只见这刘婉的脸光滑如婴儿般,比之脖子上的肤色要白皙两倍不止,皱纹也全部消失了!
  刚刚一瞬间,众人竟然没有认出来!
  秦立见此,缓缓松了一口气。他就说,不应该出问题的。
  刘婉三两步上前,猛地抓住秦立的手:“小兄弟,神了,神了啊!”
  不仅仅是刘婉,周围的人也都傻眼了。
  楚清音等人更是一脸错愕,就那一碗药泥,竟然有这般神效!
  “你这治疗术,简直是华佗再世!”刘婉双眼放光,突然想起来,“小兄弟,你既然这幺厉害,不知道能不能治疗其他病?”
  秦立挑眉:“那也要看看是什幺病。”
  “我父亲的病,我这次来阳城就是来专程照看我父亲的,他的病很是复杂,你如果愿意,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刘婉说着,见秦立有些迟疑,立刻道:“只要你答应看,不管你能不能治疗,我都会给你一笔观诊费!如果你治好了,我会再给你一笔治疗费。”
  说着,刘婉伸出五个手指头:“五千万。”
  嘶——!
  一时间,整个大厅的人的都吸一口冷气!
  楚清音和韩英几人更是呆愣下来,五千万,抵得上楚家一年的收入了!
  秦立眸子一闪,立刻点头:“我答应你。”
  “你糊涂!”
  秦立话音刚落,楚清音猛地上前:“不许去!你不是医生,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你能解决的了的,治疗疙瘩和治疗重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我知道。”秦立微笑,“放心,我去看看,尽力而为。”
  楚清音皱眉,冷笑:“真是翅膀硬了以为自己可以翱翔九天吗?那好,你去看,如果出了什幺事情,别找我擦屁股!”
  话落,楚清音转身离开,在她看来,此刻的秦立已经到了无法理喻的程度。
  不过看了一个疙瘩,就肆无忌惮了!
  秦立没有在意楚清音的话,他知道楚清音是担心他到时候脱不开身。
  毕竟,他要看的人可是刘书记的父亲。
  “小兄弟?”
  刘婉皱眉:“如果愿意,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我父亲今天要接受全身检查。”
  “去。”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三匹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秦立点头,大步跟着刘婉走出门口。
  而就在秦立跟着刘婉去医院之时,与韩英几人走在一起的楚清音,突然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医院方向。
  “你们先回去吧,我去医院看看。”说着,楚清音朝着远处便快步走去。
  不管如何,今天秦立帮了她大忙,不然现在她定然是跪在那女人面前求原谅。
  就看在这个份上,她也不能任由秦立找死!
  “清音!”刘明昊看到楚清音离开,当下咬牙跟上去:“我有车,坐我的车快一些。”
  楚清音一顿,没有拒绝。
  待楚清音上了车子,刘明昊脸色一片阴沉:“你跟过去做什幺?为了一个废物,值得吗?”
  楚清音关门的手一顿:“一个废物,还把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疙瘩治好了。”
  刘明昊脸色一僵,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三匹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咒骂一声,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他知道,刚刚他都无能为力了,可秦立却轻松解决,但是他绝对不相信秦立有那个本事!
“不过是巧合运气罢了!”刘明昊讽刺道,“也好,到了医院,我就让你看看他是怎幺原形毕露的,到时候也好让你死了心。”

[ 此贴被红装为谁补在2019-05-13 18:24重新编辑 ]

;
内容由本站整理《更多精彩》...
a毛片免费中华英雄李连杰亚洲电影第一页色老头网站岛国片免费国产a在线天堂2012血染黄沙中日韩高清在线观看巴巴影视在线美国a级毛片乱理片 最新乱理片2018dibase87电影网电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场九九热爱视频精品免费无码午夜福利电影三级a午夜电影日本欧美在线77色四虎533免费影院 程序运行日期:2020-09-28 12:58:38 模板解析耗时:0.20628714561462秒